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新闻 > 一人一个“集体”:纽约时报为读者“量体裁新

一人一个“集体”:纽约时报为读者“量体裁新

发布日期: 2020-03-23 23:3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腾讯财经讯 据《纽约时报》报道称,很久以前,研究大众媒体的学者们就曾创建一种理论:社会联系的一部分来自消费同种新闻的感受分享。在阅读很多同样的新闻,以及看到很多同样的事情之后,我们形成了我们的世界观、我们的观点。然而,我们的世界观和观点却不相同。我们获得了集体归属感,然而这种感觉可能是错误的,或者稍纵即逝的。

  伴随着社交媒体和计算程序开始改变,《纽约时报》等媒体巨头仍然在为全球许许多多读者提供一种统一的新闻感受。或者,至少《纽约时报》过去是这个样子。到了今年中旬,《纽约时报》将开始一项野心勃勃的努力:根据读者的感受来为他们推出网上定制新闻,以适应个人兴趣。他们在登陆《纽约时报》网站时所看到的是什么,将取决于诸如他们最感兴趣的主题、所处的位置,或登陆《纽约时报》网站的频率之类的因素。

  《纽约时报》执行副总裁兼创新与战略部门编辑金西威尔逊指出,此举目的在于为每一位读者创造一种充实的感受,让他们能够在网站的中心位置看到最重要且最扣人心弦的新闻,把读者当作是拥有独一无二的偏好和习惯的个体。“我们必须一对一地解决我们的读者,”他说。

  网站主页的主要位置被头条新闻和专题报道所占据,但是周边内容中的很多是可以根据你自己的兴趣来调整的。

  更多有限的尝试已经在进行中。消息提醒当前最主要的个性化使用之一可能会因读者所处位置的不同而不同。在网站主页上,有一个名为“为你推荐”的定制盒子,里面列出了《纽约时报》数据显示你尚未读过的文章。

  但是,与那些编辑为下一代《纽约时报》制定的计划(从一大块向更多定制转移)相比,这些都只是小打小闹的实验室测试。

  一些想法已经被评估。读者将会选择某些定务,比如说报名参加最爱专栏作家专栏发布的提醒。另外一些定务则是《纽约时报》自行设定的。举个例子,该网站可能会因为读者已经读过一篇报道而将这篇报道从重要位置上撤下来,或者这篇报道可能会被保留在重要位置更长时间,以便让那些不经常登录网站的读者能看到。

  不管个性化特征被发展到什么程度,都无法改变读者登录《纽约时报》时想要获得的内容报道、视频、图片、制图和专栏,而会被改变的是这些内容因素的可视性。

  换言之,《纽约时报》这么做的目标就是,在没有剥夺读者共享新闻感受的情况下,或者在没有让读者觉得他们未获得同一层次的新闻价值的情况下,根据每一位读者自己的喜好来调整新闻主题。

  威尔逊说,《纽约时报》正在努力确保不要这样的情况(剥夺读者共享新闻感受,或者让读者觉得他们未获得同一层次的新闻价值)发生。他表示,为了做到这一点,《纽约时报》新闻编辑室的高级编辑们将会挑选出20篇到30篇能够让每一位读者轻易便能注意到的报道(每日大概要发布200篇内容)。如果任何人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未能看到他们已经曾经看到过的内容,那么事情就出错了。

  “我们正努力成为更好的领航员,让我们的读者接触到他们想要找到的内容,”参与《纽约时报》定制新闻努力的副执行编辑克里夫莱维指出,“我们不打算欺骗读者。”

  读者是否会认同,很难预测。我怀疑,看到好处的读者会占明显比例,尤其是那些已经通过社会媒体获得很多自己想要的新闻的读者。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过去有很多受挫的大众媒体定制尝试。那些早期的尝试常常被搭载着不给力的技术,让读者不得不无止境地点开一个又一个表明他们偏好的盒子。

  但是,这并不是唯一的问题。个性化也能让读者感觉自己正被一家正在收集他们生活数据的公司“监视”。收到关于他们所游览城市的天气提醒,可能会让接收者受益,但是如果告诉他们说他们的地点正在被跟踪时,接收者可能就是另外一种感觉了这是牵扯到隐私的矛盾之处。

  在一项秘密调查中,皮尤研究中心发现了这一点。据悉,该中心愿意为受访者提供一种价格不高的恒温器,条件是跟踪后者在房内的活动,从厨房到卧室,然后与制造商分享相关数据。反过来,恒温传感器将会减少他们的加热账单。然而,拒绝接受这项提议的人,要比接受它的人多出接近两倍。

  最近为《纽约时报》写过文章的读者,可能会是那些为该媒体的定制想法感到心神不安的人中的一员。来自美国加州圣克鲁斯的帕特丽夏马赫抱怨称,《纽约时报》当前的一个特征是用个性化来表明订阅者或许想要读到什么内容。

  我曾收到过订阅者跟踪数据分析邮件。报纸给读者发出此类表明他们是被仔细跟踪的证据,简直令人毛骨悚然。我清楚地知道,每一次点击都是被计算的。

  在这一点上,马赫究竟是多数人中的一员,还是少数人中的一员,还不得而知,因为最重要的努力尚未被付诸实践。

  然而,伴随着《纽约时报》奋力向前,我希望他们要牢记两点。第一点,确保读者不会感觉自己全力着陆在一个言论滤泡内,让他们无法与那些极好的报道不期而遇,而这些报道是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会关心的。我知道,编辑们知道这个问题。但是,我希望他们能大胆且明显地解决挑战。

  第二点,读者应该积极参与整个进程。当改变发生时,他们应该被告知,同时他们应该被允许参与定制努力不光是通过报名参加邮件提醒等方式积极参与个性化,还应该被允许帮助完善定务。如果读者觉得他们对某个主题了解太多,就会缩减关注比重。

  以音频流媒体服务Pandora为例,这家公司通过提供音乐流,但让听众为某些歌曲点赞或吐槽,然后对程序进行修改。

  有充足的证据表明同样的理念能够成功适用于新闻。美国人习惯于自己的世界依据自己的需求被定制。但是,他们喜欢调整刻度盘。我希望,《纽约时报》能给他们提供这样做的机会。